狄金森电视剧第二季海报剧照

狄金森电视剧第二季更新至10集

狄金森电视剧第二季

@《狄金森电视剧第二季》同主演作品

@《狄金森电视剧第二季》相关问题

谁有狄金森的诗,可以给两首经典的来参考不??谢谢了。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1830年12月10日——1886年5月15日),美国著名女诗人。1830年12月10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当时还是个小镇的艾默斯特;在艾默斯特学校受完中等教育又入芒特霍利约克女子学院就读不足一年。从25岁开始,弃绝社交,在家务劳动之余埋头写诗;到1886年5月15日,由于肾脏疾患而在昏迷中离去时,已给人间留下了自成一格、独放异彩、数量可观的诗篇。在她生前,她的诗只有10首公开发表过;其余的都是她死后30年内由亲友整理、结集,陆续出版的。有这样一道斜光,冬日午后——压迫着,有如教堂旋律的重——神圣的伤,它给了我们——我们找不到疤痕,但内在的差异,其意义,是——没人能够传达的——任何人——这是绝望之印——一份堂皇的烦忧从空中传给我们——它来时,山水谛听——阴影——屏息——它走时,就像死神脸上的迷离——419我们渐渐习惯了黑暗者——光被收了起来——当邻居拿着灯为她的告别作证——片刻之后——我们犹疑地为夜的新而举步——然后——让我们的视力适应黑暗者——来到路上——直立着——还有更宽广的——黑暗——脑子里的那些夜晚——没有月亮泄漏征兆——或星星——出现——在里面——最勇敢者——一点点摸索着——有时前额一头撞在树上——但当他们学会了看——不是黑暗产生了变化——就是视力的某些成分调整自己适应了午夜——生命就几乎畅行无阻458像注视废物的眼睛——怀疑着一切而空白——和持续的荒芜——被夜晚变得多变——仅仅是零的无限——远至它视力可及——那么看看我所轻视的脸庞——看看它自身——看我——我没有给它帮助——因为那起因属于我——这致密的不幸这样绝望——如同预言——既无法——被赦免——也无法成为女王缺失了另一个——为此——我们枯朽——尽管我们掌权——592谁在意死者,在鸡鸣之时——谁在意死者,当白日来临?已经迟了,你的日出让他们面容懊恼——而紫色的秽语——在清晨如空白般倾泻在他们身上像倾泻在一面泥瓦匠昨日砌好的墙上并且同样冰冷——谁在意死者,当夏季到来?夏至也没有日光能消耗他们门口的积雪——并且知道某只鸟的鸣叫——能让他们凹陷的耳朵发颤众鸟中的——这一只——人最喜欢的从此倍受珍爱——谁在意死者,当冬季到来?他们易被冻结——像南方的——如同一月的夜晚——六月的中午——她的微风来自无花果——或者肉桂——在石块里沉淀将这石块给人——散发着香气——用以取暖——761从空白到空白——了无线索之路我拖着机械的脚步——停止——毁灭——或前进——都漫不经心——若我抵达终点它结束于被泄漏的不确定之外——我闭上眼——并摸索着它轻了一些——装作失明——1153经过怎样耐心的出神我抵达了麻木的极乐为了呼吸失去你的空白请为我验证这个和这个——籍着那荒凉的欢欣我几乎赢得了这个你那死亡的特权为我将这个缩略——



狄金森与《篱笆那边》介绍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1830年12月10日——1886年5月15日),美国著名女诗人。1830年12月10日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当时还是个小镇的艾默斯特;在艾默斯特学校受完中等教育又入芒特霍利约克女子学院就读不足一年。从25岁开始,弃绝社交,在家务劳动之余埋头写诗;到1886年5月15日,由于肾脏疾患而在昏迷中离去时,已给人间留下了自成一格、独放异彩、数量可观的诗篇。 在她生前,她的诗只有10首公开发表过;其余的都是她死后30年内由亲友整理、结集,陆续出版的。她的诗公开发表后,得到了越来越高的评价。除了20世纪30年代由于评论界派别之见而一度有过分歧之外,经过半个世纪反复品评、深入研究,狄金森作为对美国文学作出了重大独创性贡献的大诗人的地位已经确立。有人断言她是公元前7世纪莎弗以来西方最杰出的女诗人,有人就驾驭英语的能力而言,甚至把她和莎士比亚相提并论。几乎在任何一部美国诗文选集中,狄金森的诗都占有显著的地位;她的诗拥有众多的读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和惠特曼的诗一样,已被公认为标志着美国诗歌新纪元的里程碑。狄金森对诗歌的传统规范表现了不驯的叛逆姿态。狄金森倾向于微观、内省,艺术气质近乎“婉约”。她写爱的萌动,爱的燃烧,爱的丧失,有甜而不腻的喜悦,炽烈而蕴藉的吐露,苦而不酸的沉痛,绵绵难绝的长恨。爱,是她诗歌题材的重心,写来清新别致。她写自然如家园。常有细致入微、准确生动的描绘。有些平凡的景象,在她笔下总能使人感受到一种无可置疑,确实存在,而又不曾为常人意识到的美。她爱生活和生命,试图多侧面、多层次地探索、解释和表达生的意义。她写死亡,不同凡响,尤其和流行的感伤滥调大异其趣。她的死亡诗,很有点一死生、齐彭殇的味道,却又不完全是,因为她虽不畏死,却更眷恋生,一想到生活,就能使她“心醉神迷”。她的思辨能力和想像力一样强,她写哲理精辟深邃,警句连篇,耐人寻味。在一般情况下,她的理念总是带有可感知的特征,总是以有尺寸、有音响、有色彩、有质感的形体出现;但是她也不避抽象。狄金森可以说是灵魂风景画的丹青妙手,但也不排斥政治性的重大题材。她在相对意义上的内向,不是自由的选择,而是她那基本上作为家庭妇女狭窄的生活圈子强加给她的无可奈何的限制。她的语言,一洗铅华,不事雕饰,质朴清新,有一种“粗糙美”,有时又如小儿学语那样有一种幼稚的特色。在韵律方面,她基本上采用四行一节、抑扬格四音步与三音步相间,偶数行押脚韵的赞美诗体。但是这种简单的形式,她运用起来千变万化,既不完全拘泥音步,也不勉强凑韵,押韵也多押近似的“半韵”或“邻韵”,有时干脆无韵,实际上已经发展成一种具有松散格律的自由体。